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试管之家】 门户 新闻 国内新闻 查看内容

天使投资人王刚首次投资辅助生殖赛道,再次将试管婴儿推上风口 ...

游海 2021-11-18 14:21 投资界 查看: 140 评论: 1 |原作者: 刘福娟|来自: 投资界

摘要:   令人意外的是,以往活跃于互联网圈的王刚竟然也在投辅助生殖。这次,知名天使投资人王刚盯上了辅助生殖赛道。投资界获悉,上周新一代辅助生殖技术创新公司广州女娲生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女娲生命)继 ...
  令人意外的是,以往活跃于互联网圈的王刚竟然也在投辅助生殖。

  这次,知名天使投资人王刚盯上了辅助生殖赛道。

  投资界获悉,上周新一代辅助生殖技术创新公司广州女娲生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女娲生命)继8月完成天使轮融资后,又成功完成天使加轮融资。其中,这两轮融资由觉资投资、金晟资本等共同完成,而觉资投资正是天使投资人王刚创立的家族办公室基金。

  资料显示,女娲生命成立于今年6月中旬,是一家辅助生殖技术研发商。公司背后掌舵人是一位教授——刘江,他从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毕业后,远赴美国深造。2009年,刘江决定放弃国外的生活和工作回国加入北京基因组研究所,为女娲生命的创立埋下了伏笔。

  王刚为何盯上“造娃”市场?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960万对不孕不育夫妇需要辅助生殖技术服务,整个辅助生殖技术市场需求规模达到4341亿元。这个“造人”江湖,已经诞生了知名上市公司锦欣生殖、贝康医疗等。而梳理发现,今年以来至少有9家辅助生殖公司相继完成融资或被收购,这一条鲜少被提及的赛道正隐隐爆发。

  王刚出手,又投了一个天使轮,掌舵人是一位教授

  成立不到5个月就拿下两轮融资,女娲生命有何来头?

  资料显示,女娲生命是一家自主可控、拥有完整专利授权的试管婴儿技术服务商,专注于辅助生殖医学的研发及应用。目前,公司已经建立起具有产品开发、生产、质控及临床研究经验的专业团队。

  女娲生命的DNA甲基化胚胎筛选技术(pre-implantation methylation screening,PIMS)是新一代的胚胎筛查技术。相较于PGS技术只能检测胚胎的染色体倍数,PIMS技术能够同时检测胚胎的染色体倍数和全基因组DNA甲基化状态。临床上使用PIMS筛查后,便不再需要进行PGS筛查了。

  创始人刘江教授介绍道,女娲生命团队已在中科院科研体系内对PIMS技术进行研究和持续优化长达七年之久,并在中科院“十三五率先行动”的评估中,获得院优秀评价。女娲生命已经联合国内领先的生殖中心完成了182个家庭、近千例胚胎检测的临床前研究。

  目前女娲生命也已经联合国内领先的生殖中心完成了182个家庭、近千例胚胎检测的临床前研究。而且,PIMS技术正在研发针对有生育意向的男性以及特定人群的甲基化检测产品,未来可直接向消费者销售。

  刘江是何人?关于他的公开资料少之又少。从零星的报道中,我们得知,刘江出生于1975年,19岁的时候考入烟台大学,1998到2003年,他在中科院生物物理所获得博士学位。随后,他远赴密西根大学Ann Arbor从事博士后研究。刘江还在耶鲁大学从事了一年的博士后研究工作,2006年到2009年,他在芝加哥大学人类遗传学系担任研究助理教授。

  科研贯穿了刘江的学习和职业生涯。2009年,他放弃国外一流大学的优渥条件和外国居留权,决定回国加入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回国建立实验室后,刘江开始研究表观遗传学课题。他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当时在研究时,由于生物样本资源、相关经验缺乏,当时质疑声、反对声很多,甚至回国四年的时间,刘江才发表了一篇论文。

  刘江曾评价自己不是一个犹豫的人,碰到难题就去专心思考,在各种挫折和困难面前,韧性很重要。付出总有回报,2017年他发现染色体3D结构在胚胎早期发育中从消失到逐渐重建的动态变化;2018年,在国际上首次揭示了人类胚胎基因组的激活机制,这些成果陆续发表在《细胞》杂志上。

  与此同时,他发现,目前我国大约10%-15%的家庭需要辅助生殖技术的帮助,我国辅助生殖市场超过1000亿元,而临床上辅助生殖的出生率只有约30%,因此如何筛选高质量的囊胚植入母体进而提高试管婴儿的出生率,是辅助生殖中至关重要的问题。

  今年8月,刘江成立女娲生命,随后迅速成功完成天使轮融资以及天使+轮融资。值得一提的是,两轮融资由觉资投资、金晟资本等共同完成。而前者——觉资投资,来头也不小,这是一家家族办公室基金,由滴滴和满帮集团的天使投资人王刚先生创立,目前具有约数十亿美金管理规模,主要投资于中国的互联网和医疗行业。

  在中国创投圈,王刚向来充满着传奇色彩。踏入创投圈前,他曾是一名阿里早期员工。2002年,王刚加入了阿里的支付宝商户事业部,花名“老聃”,后来做到阿里副总裁。

  从阿里辞职出来后,王刚原本想与另外三个合作伙伴一起创业,但由于几人都是做B2B业务的,而且公司股份分配不均。王刚因此就干脆转换了一下思路:“你们去做CEO,我直接蜕变做投资人,我愿意跟你们一起想主意、出钱。”于是,便有了日后押中滴滴、投出满帮的天使投资神话。

  天使投资,往往九死一生。这些年,王刚前前后后投资了近百个项目,有成功,也有遗憾。尽管王刚鲜少露面,但他的一举一动依然备受关注。今年1月,王刚先后参与了今日人才、百炼智能的A轮融资,以及盈合机器人的战略投资,依然活跃。

  一笔笔融资诞生,千万夫妇撑起一门隐秘生意

  这次令人意外的是,以往活跃于互联网圈的王刚竟然也在投辅助生殖赛道。

  这是个隐隐爆发的风口。据不完全统计,今年至少有9家公司先后获得融资或被收购,分别是女娲生命、东蕴医疗、星博生物、韦拓生物、拜尔洛克、瑞柏生物、和万家医院、DHC医疗、好孕帮,背后投资方既有王刚的家族办公室基金觉资投资、中金启辰基金、松禾资本、幂方资本、丹麓资本、深圳高新投、鼎信资本等VC/PE机构,也有上市公司锦欣生殖、贝康医疗。

  本月初,辅助生殖赛道诞生了一笔较大的收购案。11月3日,贝康医疗发布公告,与星博生物订立投资协议,据此,公司同意以人民币8500万元收购星博生物51%的股权。此次收购事项完成后,星博生物将成为公司的非全资附属公司。被收购标的男科领域优势明显。根据中国人口协会、国家计生委联名发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中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为12%-15%,其中导致不孕约30%-40%为男性因素。

  而星博生物成立于2012年6月,着力于推进辅助生殖技术诊疗产品和技术服务工作,是国内布局最早、规模最大的男科IVD诊断公司之一。公司研发的精子核完整性(DFI)检测被纳入《男性生殖遗传学检查专家共识》、《男性不育症诊断与治疗指南》。其业务范围覆盖30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与超400家临床医疗机构建立合作关系。

  另外,韦拓生物今年以来完成了两轮融资。这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专注于辅助生殖实验室相关产品及技术的企业。2021年,韦拓生物已有三款产品:玻璃化冷冻液、玻璃化解冻液和配子缓冲液获得中国NMPA三类注册证,并且均为首款获批的同类型国产试剂,打破了国外品牌在辅助生殖实验室的关键技术的长期垄断。

  公司背后是一位女创始人林小贞和胚胎学家Gábor Vajta。自成立以来,韦拓生物获得多家VC/PE的青睐,共完成6轮融资,投资方有中金资本、张江科投、乡村振兴基金RFUND、王加权拾号投资、道彤投资、为来资本、琢石资本、丹麓资本、投控东海、幂方资本、阳和产德等。

  为何VC/PE络绎不绝涌入?觉资投资坦言了辅助生殖市场空间广阔——2020年,中国大约有100万试管婴儿周期,胚胎遗传学筛查的渗透率只有3.1%,筛查市场规模为25亿元人民币。中国虽然现成的市场不算大,但潜在市场巨大。

  觉资投资表示,中国现有5,000万不孕不育夫妇,其中16%的夫妇需要接受辅助生殖服务,如果按美国现在的辅助生殖渗透率(30%)和PGS渗透率(35%)计算,中国每年胚胎植入前筛查的市场容量约有240亿元人民币。

  平均一例花费近6万元:辅助生殖,意外缔造了4000亿市场

  生一个健康的宝宝,是每对备孕夫妇的最大心愿。

  不久前,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出了一个报告,当前生育主力军不是90后和00后,而是75-85后,也就是说她们的年龄在36-46岁之间。对于高龄产妇和不孕症夫妇而言,辅助生殖技术是一种新的选择。目前,在辅助生殖的各种技术中,最主流的一种体外受精方式,就是试管婴儿。

  数据显示,我国辅助生殖服务行业的平均毛利率约70%,接近或超过医美、口腔等医疗服务分支行业。而下游服务端是整个辅助生殖产业链营收的主力军,服务端的占比(产业链)大概能达到六成。这俨然是一片待开发的蓝海,不过由于下游准入门槛高,产业链中游或许成为突破口。

  大家关心的还是通过辅助生殖生一个小孩要花多少钱。有网友算了一笔账,促排卵每个周期的药物费用和检查费用在2000元左右,人工授精每周期的费用在5000元左右,试管婴儿的价格则从2万元到8万元不等。其中,第一代最便宜,第三代最贵,如果第一个周期未受孕成功,费用则会相应增加。

  以锦欣生殖为例,全年的IVF治疗周期数是22879例,辅助生殖部分的收入约为13.54亿(不计辅助医疗服务收入),平均到每一例,大概花费约为5.9万元。

  截止2020年年底,国内辅助生殖技术服务总周期数为130.3万例,2016-2020年辅助生殖技术服务总周期数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5%。我国经批准开展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的医疗机构目前有517家。

  在空间上,我国辅助生殖服务资源分布不均衡。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配置规划指导原则》,每300万人应规划设立一家辅助生殖中心,然而现存数据显示,全国有15个省市存在配置缺口。像四川成都,每天就有500人出生。该省的缺口最多,达到15家,安徽缺口7家,甘肃缺口5家。相反,一线城市和经济更发达的东部、南部地区存在超配的情况,其中,广东超配18家,北京、上海超配11家。由于西北、西南等生育意愿较强的地区缺乏辅助生殖医疗资源,患者只能选择跨省至一线城市治疗。

  这是一个多大的市场?资料显示,截止2020年年底,我国有960万对不孕不育夫妇需要辅助生殖技术服务,整个辅助生殖技术市场需求规模达到4341亿元。

  巨大的市场需求下,也诞生了很多辅助生殖概念股。目前,除锦欣生殖和贝康医疗上市公司外,还有贝瑞基因、长江健康、广生堂、丽珠医药、麦迪科技、通策医疗、太安堂等多家企业。值得注意的是,"辅助生殖第一股"锦欣生殖就诞生于人口大省——四川。

  和其他医疗垂直细分赛道不同,医药关注人类的健康和寿命,而辅助生殖则关注人类的生育和繁衍,帮助因为各种原因无法生育的家庭圆梦。每个试管婴儿的家庭背后都有着各自的悲欢。如果辅助生殖可以帮助他们,那也算是医学造福人类的典范。如今,大家开始摘掉有色眼镜,辅助生殖开始走入主流视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试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引用 游海 2021-11-18 14:37
真是的造福人类的企业 但是也希望我国的辅助生殖服务行业可以拉低点价格 这个时代养个孩子就很难了 再在生孩子上投入太多成本 对很多家庭都是雪上加霜

查看全部评论(1)

微信 QQ好友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 更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