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试管之家】 门户 疑难问答 第三方辅助生殖 查看内容

【Q5 风险】国内第三方辅助生殖风险注意事项相关问题汇总

试小宝 2021-11-2 17:12 试管之家 查看: 46 评论: 0

摘要:   国内第三方辅助生殖消费者潜在的风险有哪些?  灰色地带行业缺乏阳光透明  中介是整个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业的纽带。他们依靠熟人介绍联系客户,根据需求给出相应的“套餐”并签订“合同”。此后,中介的合伙人 ...
  国内第三方辅助生殖消费者潜在的风险有哪些?

  灰色地带行业缺乏阳光透明

  中介是整个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业的纽带。他们依靠熟人介绍联系客户,根据需求给出相应的“套餐”并签订“合同”。此后,中介的合伙人——往往是从事生殖工作的医护人员——为客户完成促卵、取卵、取精、胚胎培育等手术。

  胚胎培育成功后,中介开始寻找合适的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并安排她们接受胚胎移植。一般,中介还要为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提供怀孕场所、负责各项检查,直至孩子出生。在整个流程中,客户、技术人员、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几乎都与中介单线联络。

  “这几年为了技术人员的信息安全,客户往往是被蒙着眼睛带去做手术的。”某中介如是说。

  在谈及这个浸淫多年的灰色行业时,“混乱”是某中介提及最多的词语,“大家觉得反正客户也不受法律保护,他们受害也是吃哑巴亏,所以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几乎可以肆无忌惮”。

  据其描述,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的欺诈行为也是业内常态。比如有的中介向客户展示“高品质”的捐卵者——即相貌姣好、体态出众、学历较高的女子。客户采用“高品质”卵子,需要付出“盲捐”卵子价格的5倍。不过,中介收钱之后,也可能并不真正使用“高品质”卵子。

  而为了满足客户性别选择的需求,一些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甚至不惜反复堕胎,直至将男婴交给父母。记者通过网络联系到广州一家名为“精诚”的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其负责人声称,若选择“包生儿子”套餐,则需一次性支付80万元。对方表示,其与合作医疗结构、医生都签有保密协议,并有相应额度的保证金。而对于手术的安全性,该负责人则轻描淡写地表示“没有问题”。

  第三方辅助生殖婴儿存在健康风险

  第三方辅助生殖需要使用“试管婴儿”技术,即在人工控制的环境,完成体外受精过程。这种人为干预,会使精子失去优胜劣汰的竞争机会,这会导致存在缺陷的Y染色体,被遗传下去。为了保证成功率,医院通常采取多胎妊娠,这会进一步加大受精胚胎的残缺、早产发生率,生下的孩子也可能存在诸多健康问题。

  第三方辅助生殖妈妈存在健康风险

  第三方辅助生殖妈妈不是自然怀孕,本身出现流产、早产的几率就比正常孕妇大,如果胚胎质量不好,第三方辅助生殖妈妈发生妊娠并合症的风险也大幅提升,这种妊娠并合症并不会随着孕期结束而消失,有的病症或许可能跟随第三方辅助生殖方一生。




  链条隐患重重

  地下第三方辅助生殖生产隐患重重。

  广州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刘见桥表示,目前我国医疗机构允许进行试管婴儿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其操作程序与第三方辅助生殖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不同在于试管婴儿的胚胎植入卵子提供者,而第三方辅助生殖则是植入第三人来代替怀孕。

  “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为属于地下交易,其操作者的专业水平、从业经验等根本无法保证,这就大大增加了手术的风险。”刘见桥说。

  此外,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的权益也难以得到保障。依据相关法理,虽然中介一般与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签订合同,以明确相关风险及责任,但由于此类合同明显违反民法通则、合同法中具有强行法性质的公序良俗原则的规定,本就属于无效合同。

  关于性别选择,宁医生向记者介绍了不同的技术,并称,只要客户交更高的费用,就可以在胚胎培育阶段享受“选”男孩的服务。“我们采用的是第三代技术来选择性别,虽然不能保证100%,但成功率很高。”宁医生说。

  所谓第三代技术,是指第三代试管婴儿手术,其能在胚胎移植前对遗传物质进行分析,筛选健康胚胎移植,防止遗传病传递。刘见桥称,该技术的确能够在胚胎阶段实现性别选择,并且已应用于临床,但使用范围有明确规定。



  伦理问题凸显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教授多年来从事人口和医学伦理等问题的研究。据他介绍,目前国际社会对待第三方辅助生殖主要有3种态度和做法,即允许第三方辅助生殖、有条件允许第三方辅助生殖(亲情第三方辅助生殖和志愿第三方辅助生殖)以及禁止第三方辅助生殖,我国对第三方辅助生殖采取禁止态度。

  董玉整表示,虽然如印度、俄罗斯等国家允许第三方辅助生殖,但其带来的伦理、法律、经济、社会、技术等多方面的问题,却越来越多。

  “过去,我们对乳母都要唤一声‘母’,称其为奶妈,以感谢哺育之恩。那怀胎十月的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该怎么称呼呢?”董玉整说,如今,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获得酬劳后就不再、也不能与孩子有任何联系,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与孩子“父母”之间的关系是委托生育的经济关系——第三方辅助生殖者通过第三方辅助生殖造人而实现经济目的,父母则通过付出金钱而实现造人目的——它让生儿育女成为一种经济交换行为。

  “这是对生育以及人性的亵渎。”董玉整说,“人”变成可以直接交换的“物”,变成“商品”,于是,“人”的尊严、意义和价值都将被改写,“人”变成了“人”的工具。

  董玉整认为,由于精子和卵子的来源和组合不同,所生孩子与父母之间的血缘关系也会变得复杂不明,有的甚至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而父母、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孩子都是社会的一员,生活在充满矛盾的现实社会中,这些都必然会带来诸多现实问题。

  首先是孩子——社会如何对待第三方辅助生殖所产的孩子?他们会不会遭到歧视?如果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疾病或其他问题,孩子会不会遭到虐待甚至遗弃?如果父母离婚了,孩子怎么办?

  其次是父母——社会以及父母的亲属将如何看待父母?父母会真心对待第三方辅助生殖所生的孩子吗?夫妻之间会不会因为第三方辅助生殖而产生矛盾,甚至导致家庭破裂?父母会得到应有的尊重和赡养吗?

  再次是第三方辅助生殖者——他们在第三方辅助生殖过程中以及因为第三方辅助生殖而产生的流产、难产、并发症等诸多健康问题,都将现实地影响她们的生活,她们今后将如何向自己的丈夫、家人、孩子,解释自己的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为?

  董玉整说,以上种种问题和隐患,都显示目前第三方辅助生殖在我国不适合合法化。“何况中国人口众多,这些问题一旦被放大,可能造成更加广泛、更加严重的后果”。




  法律风险

  一、第三方辅助生殖违法、违背公序良俗,第三方辅助生殖协议无效

  非基于医疗目的第三方辅助生殖违反第三方辅助生殖违法、违背公序良俗,因此,寻求第三方辅助生殖者与非法机构和个人签订的所谓“第三方辅助生殖协议”会被法院认定为无效。协议被认定无效的后果是,协议内的约定不能作为双方主张权利义务的根据,因此,不能再妄想通过该协议主张权利。

  案例一:第三方辅助生殖协议无效

  法院认为: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为涉及第三方辅助生殖者的人格权益,也涉及第三方辅助生殖孕母和委托第三方辅助生殖的父母与第三方辅助生殖所生的子女之间亲属关系确立、抚养等法律、伦理难题。从事第三方辅助生殖有关的行为与我国传统的社会伦理、道德以及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相违背。[(2020)粤01民终17976号。]


  二、权利难获保障,即使中途放弃,难保要回钱款

  第三方辅助生殖者与非法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或个人签订第三方辅助生殖协议后,如果基于中途反悔、受精失败等原因导致第三方辅助生殖未能成功,而第三方辅助生殖者往往已支付了高昂的第三方辅助生殖费用。第三方辅助生殖者如果通过司法程序向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或个人主张返还支付的第三方辅助生殖费用,因第三方辅助生殖协议会被认定无效,此时,法院会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认定责任,据此判决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或个人部分返还第三方辅助生殖费用,也有法院认为基于违反公序良俗的原因而为的给付属于不法给付,不应受到法律保护,认定给付人无权要求返还。因此,进行非法第三方辅助生殖,可能人钱两失。

  案例一:法院判决双方平摊损失

  法院认为:被告因履行第三方辅助生殖协议产生的损失,由于双方对第三方辅助生殖协议的订立、履行均有过错,应由双方平均分摊。[(2020)川1524民初1718号。]

  案例二:不法给付,不受到法律保护

  法院认为:金某在签订《合作协议》时对其是否具有合法性应当有充分的认识,基于违反公序良俗的原因而为的给付,属于不法给付,不应受到法律保护,给付人无权要求返还。[(2020)苏0282民初1005号。]


  三、亲子关系难认定,引发亲子关系、监护权、探望权纠纷

  根据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是否提供卵子,可将第三方辅助生殖分为基因型第三方辅助生殖和妊娠型第三方辅助生殖,简单点说就是提供第三方辅助生殖的女性与产下的胎儿有血缘关系和没有血缘关系两种。

  第三方辅助生殖中的亲子关系的认定是一个难题,尤其是基因型第三方辅助生殖中,第三方辅助生殖的母亲与胎儿不仅有血缘关系,还亲自分娩,但胎儿出生后却由没有血缘关系的养育母抚养。血浓于水,第三方辅助生殖的女性往往心理上难以接受将自己的孩子送给他人抚养,容易反悔,或者对孩子日日挂念。因此,实践中出现了因亲子关系、孩子抚养权、探望权产生的司法诉讼。


  四、第三方辅助生殖产子出现出生缺陷,主张损害赔偿困难

  非法第三方辅助生殖不受法律保护,如果因医疗问题导致第三方辅助生殖出生的胎儿存在出生缺陷,因各方签订的第三方辅助生殖协议无效,实施第三方辅助生殖者向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或个人索赔存在法律障碍。

  案例一:寻求第三方辅助生殖一方通过第三方辅助生殖产下的婴儿存在出现缺陷,仅存活了57天,故将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诉至法庭,请求赔偿。

  法院认为:第三方辅助生殖协议无效,签订合同的各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和普通商事主体,明知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为与我国传统社会伦理道德、婚姻家庭及公序良俗相违背,仍违法签订和积极履行第三方辅助生殖协议,对合同的无效均存在同等过错,应当承担同等责任。因双方的过错致涉案协议被认定无效,据此,尹某某2为履行协议而产生的损失亦应由合同的各方根据过错程度依法承担损害赔偿责任。[(2020)粤01民终17976号]


  五、胚胎所有权的归属

  2018年全国首例人体冷冻胚胎权属纠纷案

  沈杰与刘曦登记结婚,取得生育证明。沈杰与刘曦因原发性不孕症、外院反复促排卵及人工授精失败,进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助孕手术。在医院原定进行胚胎移植手术前一天,沈杰与刘曦因车祸死亡。双方父母因处理冷冻胚胎事宜发生争执。男方父母、女方父母均主张沈杰与刘曦存放于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的受精胚胎归其处置,但诉请被一审法院驳回。

  二审法院认为:(1)伦理方面。受精胚胎,具有潜在的生命特质,不仅含有沈杰、刘曦的DNA等遗传物质,而且含有双方父母两个家族的遗传信息,双方父母与涉案胚胎亦具有生命伦理上的密切关联性。(2)情感方面。沈杰、刘曦遗留下来的胚胎,成为双方家族血脉的唯一载体,承载着哀思寄托、精神慰藉、情感抚慰等人格利益。涉案胚胎由双方父母监管和处置,既合乎人伦,亦可适度减轻其丧子失女之痛楚。(3)特殊利益保护方面。胚胎是介于人与物之间的过渡存在,具有孕育成生命的潜质,比非生命体具有更高的道德地位,应受到特殊尊重与保护。在沈杰、刘曦意外死亡后,其父母不但是世界上唯一关心胚胎命运的主体,而且亦应当是胚胎之最近最大和最密切倾向性利益的享有者。因此,支持了原被告要求获得涉案胚胎的监管权和处置权的请求。[(2014)锡民终字第1235号]


  六、第三方辅助生殖非法,易诱发诈骗发生

  非法第三方辅助生殖不受法律保护,居心不良之人借机利用他人求子心切的心理实施诈骗。

  案例一:借可帮忙联系第三方辅助生殖欺骗亲友,骗取财物

  李某得知班某想找人第三方辅助生殖生育儿子后,谎称其可以帮第三方辅助生殖生育儿子,在取得班某的信任后,伙同一个叫“三姐”的女子先后以购买礼物等为由骗取班某钱财。[(2016)桂0127刑初62号。]

  案例二:帮忙第三方辅助生殖失败,谎称第三方辅助生殖成功,实施诈骗

  徐某与唐某二人商定由唐某在北京市帮助徐某办理第三方辅助生殖事宜,徐某向唐某支付第三方辅助生殖费用以及报酬。此后,徐某向唐某多次转款用于第三方辅助生殖事宜。此后,胚胎移植失败,唐某遂欺骗徐某,谎称胚胎移植成功,要求徐某继续支付相关费用,徐某听信了唐某的谎言,继续向唐某转款。唐某获得赃款后将之耗用,并对徐某避而不见。[(2016)川0191刑初207号。]

  案例三:街头骗术“重金求子”

  诈骗团伙使用笔记本电脑和短信群呼软件群发“重金求子”诈骗短信,收到短信的杨某按照短信中提供的电话号码进行回拨,接通后,诈骗团伙就将事先准备好的有关“重金求子”的录音播放给杨某听。杨某听信后,向录音中提供的电话号码拨打电话,诈骗犯使用具有“魔音”功能的手机,冒充“重金求子”的富有女性、代理律师,以多种理由要求杨某向其指定账户汇款,共计骗取人民币23.22万元。[(2017)黑02刑终12号。]




  在国内找第三方辅助生殖需要注意什么?

  第一;一定要到公司进行实地考察,有没有固定的办公地点、办公人员、规模大小、是否公开正规化。

  第二;是不是可以看到帮助怀孕的妈妈多不多,到后勤部考察,判断是否有一定数量与质量。

  第三:大部分公司医疗设备和技术都差不多是共享的,手术室的医生、设备、技术都是三甲医院的挂名专科教授。主要是观察公司负责人是否是个负责的人这个需要您擦亮眼睛,从言谈举止,看这个人是不是夸大其词、信口开河满口吹捧,但却拿不出实际证明!

  第四;承诺,法制还是维护受害者的。也有联名账户(需要双方卡密同时输入才能取款的账户)孩子出生再付款的合作方式,不管是任何一种第三方辅助生殖套餐服务,可实地面对面洽谈签约

  第五;在妈妈成功受孕期间至宝宝出生,客户都是可以随时来看孕妈,看宝宝的发育成长情况、后勤部有24小时专业护理人员监管,确保孕妈及宝宝的健康。产检报告每个月按时发给客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 QQ好友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 更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