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试管之家】 门户 疑难问答 第三方辅助生殖 查看内容

【Q3 现状】国内第三方辅助生殖现状相关问题汇总

试小宝 2021-11-2 17:14 试管之家 查看: 54 评论: 0

摘要:   当前国内第三方辅助生殖市场的乱象有哪些?  通过体外受精的卵子在形成胚胎后,移植到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的子宫里,再由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替人完成怀胎和分娩的过程,就称为第三方辅助生殖。  与试管婴儿等 ...

  当前国内第三方辅助生殖市场的乱象有哪些?


  通过体外受精的卵子在形成胚胎后,移植到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的子宫里,再由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替人完成怀胎和分娩的过程,就称为第三方辅助生殖。

  与试管婴儿等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不同,第三方辅助生殖的实质就是“借腹生子”,而在我国,第三方辅助生殖是一种非法行为,严格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从事第三方辅助生殖。

  面对庞大的市场需求刺激,第三方辅助生殖转入了深不见底的地下市场,各种私人的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机构不断滋生和繁盛。

  当前,国内的第三方辅助生殖不仅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而且缺少法律和市场的监管,各种骗局盛行。


  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肆意泛滥

  根据不完全统计,当前国内的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机构数量多达400家,其中绝大多数隐藏在“地下交易”的灰色地带。

  在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的安排下,花费数十万元就可以避开当前各部门相关规定,从取精取卵和胚胎移植,到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怀胎和生产一手包办,甚至还可以选择孩子的性别与国籍。

  由于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的泛滥,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业呈现出了高度产业化的特征,形成了一条从委托方、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到实施第三方辅助生殖技术的医务人员或诊所、第三方辅助生殖的药品器械提供者、媒介发布宣传者的黑色产业链。

  在这条产业链上,中国每年通过商业第三方辅助生殖诞生的婴儿数量超过一万个。


  高昂费用成为牟利工具

  第三方辅助生殖的具体价格根据不同档次定价,从40万到100万以上分门别类。

  据中介客服介绍,第三方辅助生殖基本费用约为45万元,而包生男孩的第三方辅助生殖要筛选染色体,因而定价120万元,更有甚者可以安排第三方辅助生殖者飞往国外取精取卵,找美籍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生产,从而获得美国国籍婴儿,费用高达180万元。

  在令人咂舌的高价第三方辅助生殖费用背后,是盆满钵满的利润收益。单项第三方辅助生殖业务的利润少则数十万,多则上百万,部分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的年收入高达数千万甚至上亿元,在商家逐利的驱动下,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业乱定价、乱收费的现象层出不穷。


  滋生违法犯罪行为

  由于第三方辅助生殖在我国是不合法的

  ,所以第三方辅助生殖委托人的正当权益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而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深知一旦发生纠纷,委托人难以诉诸法律途径,觉得客户就算受害也是“吃哑巴亏”,所以经常涉嫌欺诈勒索行为,甚至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

  比如,有些中介向委托人展示了“高品质”的捐卵者资料,这些容貌仪态良好、学历较高的年轻女性,成为中介机构招揽生意的“头牌”。

  如果委托人选择这类“高品质”卵子,就需要多付5倍以上的费用。中介在收钱之后,可能并不会真正使用这类卵子,“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不在少数。

  还有中介以流产作为威胁,要求委托人源源不断地打入孕母的营养费和检查费,以诈骗的方式来获利。


  诱发社会不良风气

  第三方辅助生殖市场的乱象,也加重了“生男生女”的性别选择。许多家庭寻求第三方辅助生殖,都是为了延续香火,一些中介机构推出包生男孩服务,实际上就是不断反复地堕胎,直到将男婴交给委托人为止,不仅加重了社会重男轻女的思想偏见,也危害着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的健康安全。

  此外,第三方辅助生殖逐利的市场乱象也引诱着一些不涉世事的年轻女性,为了快速赚钱,她们向地下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捐卵”,说是“捐卵”实际上就是“卖卵”,将身体器官组织明码标价进行售卖,拿着卖卵赚的“快钱”而食髓知味,赔上了健康甚至是生命。



  为何第三方辅助生殖现状如此混乱?

  当婴儿成为一种商品,而子宫成为赚钱的工具,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为在产业化的影响下,陷入了愈发混乱的处境。

  第三方辅助生殖受到庞大的市场需求和疯狂利润的刺激,在法律监管的空缺领域中野蛮生长,在这种乱象的背后,有着市场供需、技术条件、法律缺位和逐利心理的影响因素。


  迫切的生育需求,遭遇生育障碍

  第三方辅助生殖现象的泛滥,与国内现存的生育需求密切相关。

  据国家卫健委发布数据显示,我国不孕不育者数量达到5000万,近年来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在12%-15%之间,

  并受到环境污染、生育年龄推迟和生育压力等影响,不孕人数还在持续增加中。

  在现有的不孕不育者中,有一部分人或患有不适宜怀孕的疾病,或存在子宫发育不良、习惯性流产或已错过生育年龄的情况,只能通过第三方辅助生殖来解决问题。

  一些渴望延续血脉的失独家庭,也不惜一掷千金寻求第三方辅助生殖,对于生男孩的愿望愈发迫切,而第三方辅助生殖似乎成了唯一的曙光。

  辅助生殖技术成为双刃剑在强烈的第三方辅助生殖需求驱动之下,与第三方辅助生殖相关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也日趋成熟,为第三方辅助生殖的实现提供了必要条件,第三方辅助生殖技术的成熟就像一把双刃剑,如果合理运用就能为人类繁衍谋求福祉,但如果操作失范,也会酿成无尽的祸患。

  目前,运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不仅可以顺利完成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

  让一个子宫功能良好的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成功怀胎,还可以运用多胎术和减胎术来控制胎儿数量,甚至精准检测孩子的基因缺陷,

  这也就意味着,在理论上第三方辅助生殖者可以谋求一个“绝对完美”的新生儿,而技术福音似乎也成为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坐地起价的“资本”。


  现有法律难以监管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业

  在十多年前,我国陆续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等法规,

  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第三方辅助生殖技术,

  也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

  然而这些法规约束的是医院和医生,而商业第三方辅助生殖处于法律法规无明文禁止的状态。

  在第三方辅助生殖产业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主导作用的是数量庞大的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和提供第三方辅助生殖的女性,而目前

  政府只能处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从事第三方辅助生殖的行为,但无权处罚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和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

  因此现有法律法规在处理第三方辅助生殖乱象问题时显得乏力,这也姑息了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业内部的混乱。


  祸乱的根源,皆为逐利

  第三方辅助生殖滋生的高额利润,不仅让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乐此不疲,也吸引着以赚钱为根本目标的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

  对于她们来说,每个月可以获得数千元的生活补助,而第三方辅助生殖完成交付孩子后还可以拿到高额报酬,尽管这笔报酬经过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的层层盘剥后已经大量缩水,但仍是一笔较寻常工作更可观的数目。

  在湖北潜江的一些村庄里,许多年轻妇女为了15-25万不等的佣金,纷纷到武汉、上海等大城市去做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甚至家家户户都做第三方辅助生殖,提到第三方辅助生殖则表示“农村种田挣不到钱,只有靠第三方辅助生殖来钱多,还来钱快。

  在村民们眼中,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身处于一个打擦边球的灰色地带,当地妇女第三方辅助生殖成风,用第三方辅助生殖的钱盖了新房,换了新车,甚至成为家里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然而,尽管带有强烈的商品交换意味,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血肉,当一个新生命降临到这个世界,第三方辅助生殖问题的复杂程度也随之升级。




  第三方辅助生殖面临的争议与挑战有哪些?

  第三方辅助生殖是一个时时刻刻伴有争议的话题,当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完成生产,将孩子交付给委托家庭并获得酬劳后,她就不能再与孩子有任何联系,这种直接而粗暴的商品交易行为,一旦交换对象是一个活生生的性命,就会面临来自伦理、道德和社会等多重的挑战。


  第三方辅助生殖婴儿遭遇的伦理挑战

  第三方辅助生殖,让生儿育女成为一种经济交换行为。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教授认为,

  第三方辅助生殖的伦理争议在于“人”变成了“人”的工具。

  第三方辅助生殖所生的孩子或许会遭到社会的歧视,如果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疾病或行为偏差,也可能遭到虐待及遗弃,这都是更加现实的问题。

  南方日报曾经报道,有位第三方辅助生殖妈妈在广州生下双胞胎后,经过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孩子与委托第三方辅助生殖的夫妻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最终这对双胞胎无人认领,只能留在中介手中,陷入无家可归的悲惨境地。由于操作过程混乱,重要信息丢失,两个孩子的真正父母也无从查明。

  从伦理上说,对于第三方辅助生殖产下的孩子,尤其是通过有偿借精、借卵生育的孩子,最严峻的问题就是血缘关系的错乱,由此导致了各种婚姻家庭乃至社会纠纷,还有涉及户籍、财产的法律难题。


  第三方辅助生殖双方的权益常受侵害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德博拉·斯帕尔认为,在她所接触过的众多行业里,第三方辅助生殖是第一个很明显存在买卖双方,而且有金钱交易,但是却没有人承认他们正在从事商业交易的行业。这个行业的混乱,经常侵犯第三方辅助生殖双方的权益。

  对于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来说,

  每次做试管第三方辅助生殖都要打七十多天的黄体酮来保胎,

  对于身体健康是一种极大的消耗,而第三方辅助生殖过程操作者的专业水平和手术环境无从保证,经常发生各种医疗事故,有些第三方辅助生殖母亲接受多次流产手术以及子宫切除等,导致不能再生育甚至死亡,而中介机构一般赔钱了事,这无异于草菅人命。

  此外,第三方辅助生殖双方与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签署的合同是否具有合法性,也存有争议。

  合同内容上明显违反了民法通则,也违反了合同法中对于公序良俗原则的规定,因此属于无效合同,而一旦契约面临破裂,第三方辅助生殖被迫中止,也会面临人财两空的风险。

 


  如何为合理第三方辅助生殖需求提供一个避风港?

  七年前,江苏宜兴的一对夫妇不幸在一场车祸中离世,他们留下了一枚体外受精胚胎。为了给两家人“留一个后”,4位失独老人寻遍各种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求律师打官司,终于在第三方辅助生殖合法化的老挝找到了医院和第三方辅助生殖妈妈。2017年,孩子“甜甜”顺利出生。这是目前第三方辅助生殖市场里的真实需求。

  尽管从我国的现状来看,目前还不具备放开第三方辅助生殖的条件,但

  生育权是人的基本权利,繁衍后代对于个体和家庭而言意义深远,

  对于一些确实有着生育障碍的夫妻以及失独家庭,如果提出合理的第三方辅助生殖需求,应该提供辅助生殖技术的支持和制度保障。


  辅助生殖技术的支持

  随着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全国具有资质开展

  试管婴儿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服务

  的医疗机构已经超过450家,这些正规专业的服务机构,可以为不孕夫妻和失独家庭等人群提供帮助。

  对于无法受孕的情况,可以考虑发展亲属第三方辅助生殖、征集志愿者第三方辅助生殖等非商业第三方辅助生殖的形式,发挥辅助生殖技术中心的合规作用,让更多有着生育需求的家庭,不必无奈转向地下第三方辅助生殖黑市。


  提供制度保障

  对于需要寻求商业第三方辅助生殖帮助的家庭,也要提供完善的制度保障,比如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规范第三方辅助生殖双方签署协议,完善第三方辅助生殖中介机构管理,建立亲权转移及协议终止制度,以保障第三方辅助生殖双方和婴儿的合法权益。

  此外,也可以考虑引入第三方监督机构,对第三方辅助生殖流程进行全面审查和规范,对于第三方辅助生殖中引发的法律等纠纷,及时提供公允的仲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 QQ好友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 更多平台